针对目前北京租房市场价格上涨的原因,没有这个人(机构)

2019-11-01 17:32栏目:网站概况
TAG:

中国人有个思维习惯——归罪于人。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根据贝壳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北京租赁市场单平米月租金为91.5元,环比上涨2.2%。在租金变动方面,东城区和顺义区租金的涨幅最大,环比涨幅分别为10.5%和10.7%。其他一线城市房租环比上涨幅度也均处于过去五年时间的较高水平。前不久,《华夏时报》记者曾报道“中介抢房大战”,某房东出租房,租金却遇中介3次抬价,一时间,公众舆论频频质疑资本运作是否助推租金高速上涨。

如果出了问题,特别是得罪普罗大众的问题。

昨天上午,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召开媒体电话交流会。会议中,原我爱我家集团控股公司副总裁胡景晖对北京房租上涨问题做出详细解读。胡景晖更是直言,今年房租暴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以自如、蛋壳为代表的被资本推动的长租公寓运营商争抢房源,这样完全打乱了业主的期待,业主的胃口也被吊起来了。

第一反应一定是找出一个坏人(或者是坏机构),把罪恶甩给他,或者把主要的罪恶甩给他。

面对“炮轰”,链家相关公关负责人昨晚回应中国之声表示,对于这一质疑不方便作出回应,但是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声明。声明中说,“近期有关抢房大战报道系不实传闻。自如不存在参与市场不良竞争、哄抬房价的行为”。

没有这个人(机构),这个情况就不会发生。

采访中记者发现,针对目前北京租房市场价格上涨的原因,包括麦田租房、蚂蚁短租租房的相关人士表示,今年租房市场的供需关系不平衡是不可忽视的原因之一。

没有这个人(机构),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有分析认为,过去几年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房价涨幅十分明显,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房租价格上涨来寻求合理的租售比,也是市场经济行为下的正常现象。对于大多数租房居住的人来说,房租继续上涨可能会是大概率事件。

但是,很少人会想。

浙报传媒地产研究院院长丁建刚表示,这与近两年房价上涨带来的滞后性影响有关,“尽管一线城市房价,特别是北京、上海基本上被压住了。但是租金和房价的关系,通常是房价上涨之后一段时间再传导到租金。”

 “如果合法,他为什么这样做,是环境使然,还是利益驱动?

还有观点认为,在时下国家严控楼市的大背景下,大量的资本会涌入租房市场,这会导致当下租赁市场超过一半的房源被各种租赁代理机构垄断,在短期内拉高租金价格。对此,丁建刚分析,这样的考虑不无道理,但也不必过分担心,“只要这是一个充分市场化的市场,就不必过于担心被资本垄断。因为房源是分散在个人手中的,会有各种各样的渠道。所以租房市场即使是短期内有些资本因素,出现垄断的行为或者现象,但是长期来说只要是市场化的市场,那么资本和资本之间、租赁平台间也一定会产生竞争,最后价格还会回归到正常的市场价格。”

“是规矩错了,还是他做错了”

就在本月初,住建部在辽宁沈阳召开部分城市房地产工作座谈会,对参会各城市未来房地产调控工作提出进一步要求。强调各地要持续开展治理乱象专项行动,对于房地产调控不力的地方,要坚决问责,并提出要大力发展住房租赁市场。丁建刚认为,面对房租上涨的事实,相关部门需要为刚需人群解决租房贵问题拿出及时有效的举措,“一是中低收入的阶层,属于政府保障的那一部分,就是所谓的公租房应该由政府兜底;每个城市里既有新工作的大学生,也有快递小哥等人群,这才能构成正常运转的城市。至于市场部分,白领阶层甚至是跨国公司的高管等,租金高也是相对正常的。当然,还有一些在一线城市买不起房的年轻人,我们现在通过所谓的租售、租购同权的方式,也就是说大力发展租赁市场来解决,但是这个事情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年两年能够解决的。我认为对租赁市场这部分应该更彻底的市场化。”

2

另据报道,针对个别住房租赁企业哄抬租金抢占房源的报道,北京市住建委昨天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集中约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现在,对于李鸿章,李中堂的历史评价,已经越来越正面。

但是,在我初中的时候,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民族罪人。

屠杀太平天国起义军。

签订《中日马关条约》,让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地位大大加深。

签订《辛丑条约》,让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

总之,让我这个初中生,读完历史书就觉得。

大清——就是被这个坏蛋弄亡的,当然没这个坏蛋,大清也亡不了。

当然,丧权辱国的坏蛋,绝对不是他一个,会有一个长长的名单“李鸿章,恭亲王奕訢、曾国藩、慈禧~~~”

中国——就是被这帮坏蛋弄“熊”的,没有这帮坏蛋,中国永远会是那个“东方强国”。

3

然而,今天如果你再把上面的观点,写到了高考卷子上。

你很可能会不及格。

因为,随着国人的成熟,人们逐渐认识到这种“归罪于人”的历史观多么的可笑。

没有李鸿章,100多年前,中国会和西方列强签订《辛丑条约》吗?

当然会。

因为,八国联军就在北京驻扎,皇帝和太后已经跑到了西安,如果政权要继续,如果中国不想被瓜分,不签这个条约怎么办?

李中堂不签,必须有别人去签。李中堂是偶然,而“辛丑条约”是必然。

在这个问题上,历史不会有意外,偶然性绝对不会改变必然性。

4

然而,历史往前走了100年。

中国经济发展了100年,中国近代教育发展了100年。

但,我们在一些问题上的思维,仍旧坚持着“归罪于人”的观点。

例如,我们已经认识很久房地产问题,我们实际上也长期坚持着“归罪于人”的问题。

为什么房价高的让老百姓买不起?

因为房地产企业卖高价房子,坏良心。

为什么普通老百姓买不到限价房,低价房?

因为中介从中捣鬼,良心坏。

所以,一旦房价暴涨,人民怨声载道,发文打击的一定是开发商和中介。

而这种打击的内在逻辑仍旧是“归罪于人”。

房价如此飞涨,罪魁祸首就是这帮坏良心和良心坏的开发商和无良地产商。

这种观点,我们坚持了二十年,而这二十年却是房价增长最快的二十年。

因为,我们无法跳出自己思维的死循环。

从而,无法从更高的层面来俯瞰这个问题——房价为什么会涨,为什么会过快增长。

5

如果,评选一个中国房价近10年预言最准的人。

无疑,任志强可以当选。

虽然,这个说话放炮的男人,没有把他的企业带到全国超一流房企的行列,但是他对中国楼市的判断却堪称超一流。

2009年年初任志强说:“如果说前几个月是0.2%的增长,后几个月增幅大约会超过1%。全年平均增幅会超过5%。

结果:2009年下半年六个月,全国房价涨幅分别为1%、2%、2.8%、3.9%、5.7%和7.8%。

2012年任志强说:“房价将在2013年3月迎来新一轮暴涨。

结果:2013年,北京、广州、深圳涨幅均超过20%。

2013年任志强:“北京四环附近房价将达到8万/平。

结果:现在三年后,五环都快奔8万了。

如果,你认为大炮哥只是报喜不报忧的喜鹊,你就错了。

2014年任志强说:“开发商仍认为和2013年一样保持高速增长趋势,这非常危险。”

结果:2014年全国无论是商品住宅新房,还是二手房,上半年成交量的下降都是非常明显的。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4年数据显示,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7.8%。

6

人们喜欢听任志强的讲话,因为里面的结论明确而笃定。

然而任志强最可贵的地方绝对不是对于房价那种大炮式的语言,而在这笃定背后对于房价判定的数据、依据和逻辑。

从产业、人口和土地供应指出房价必然上涨或下调的关系。

从投资、新房、二手供应等数据推导出下一阶段楼市兴衰的趋势。

在任志强的讲话中,从没有把房价变化归结为“好良心”和“坏良心”的房企和中介,他判断的依据更多是,价格、价值的分析和供求影响价格的分析。

然而,这就是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最基本原理的运用。

当,一个判断不是基于人性而是基于客观规律做出的,这种结论才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7

回到,我们今天的话题——房租的锅,谁来背?

对于这个问题,官方已经有了明确的行动。

北京住建委约谈自如等长租公寓企业,作出三个不能:

1、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

2、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

永利澳门最新网址,3、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

同时,要求长租公寓企业拿出12万套房子在不涨租金的情况下投向市场。

于是,群众和部分媒体,一片叫好之声,认为找到了元凶,解决了问题。

永利澳门最新网址 1

但,叫好之后,把长租公寓企业管住以后,你真的认为“问题解决了吗”?

8

如果按照最基础的马克思经济学原理,涨价最基础的原因就是供需不平衡。

北京房租的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供需。

链家的左晖曾经说过,在北京大约有1000万人需要租房,以消防最低标准要求,每人大约需要20平,共需要2亿平。但是北京大约只有1亿平符合条件的房屋可供出租。

财经杂志也说过,2015年至今,北京市累计拆违1.2亿平米,相当于拆了177个北京像素。北京像素是北漂的居住圣地,住了3万人。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

9

租房,是本次房地产长效机制的最大主角。

租售并举,租售同权,是区别于旧商品房时代的最大不同。

因为,未来的中国,不一定是人人有住房,但是一定是人人有房住的时代。

但,如果在新时代即将开始之初,我们还是沿用“归罪于人”的思路,而不是从供需、从根本上思考问题,解决问题。

或许,租金的明天就是房价的昨天。

来源:米宅北京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澳门最新网址发布于网站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针对目前北京租房市场价格上涨的原因,没有这个人(机构)